“布伦森案”搅乱美土关系

2018-08-10 15:11

  □ 本报驻美国记者 陈小方

  最近,美国因土耳其长时间拘押美籍传教士布伦森而宣告对土耳其政府两名高级官员施行制裁,土耳其也随即进行了对等报复。你一拳我一脚中使两个本就充溢火药味的盟国联络再度堕入严重。据报导,两边将在近来举办高层谈判,以寻求化解两国之间的对立,但能否达到退让尚不清晰。

  传教士案引发新抵触

  布伦森是一名来自北卡罗莱纳州的福音派传教士,已在土耳其寓居20多年。福音派教徒占美国基督教徒人口的三分之一,在美国政坛有着重要影响。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福音派中有81%的白人都投票给了特朗普。

  2016年10月,土耳其以从事恐怖主义和间谍活动为由拘捕了布伦森,并不答应保释。土耳其称,布伦森不只与“居伦运动”、库尔德工人党等恐怖安排联络,还参加了2016年7月的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企图推翻埃尔多安政府。直到本年7月,布伦森才被改为幽禁在家。

  自土耳其法院本年4月开端审理布伦森案以来,美国就不断要求将其开释。7月18日,土耳其再次拒绝了美国的要求,坚决不开释布伦森。

  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等,也相继参加这场挽救行为。7月26日,特朗普在交际媒体上发文称,美国将对土耳其施行制裁,以赏罚其“长时间拘押”一名美国公民。彭斯当日表态支撑特朗普的决议。蓬佩奥也打电话给土耳其外长,要求开释布伦森。

  面对美国的施压,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回应称,土耳其绝不会承受美国要挟。他正告美国不要干涉土耳其内政,声称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布伦森也不破例。

  8月1日,美国财政部宣告,由于布伦森至今未被开释,美国对土耳其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卢和司法部长阿卜杜勒-哈米特·居尔采纳制裁办法。根据规则,被制裁者在美国境内的财物将被冻住,一起,美国企业和个人不得与其进行买卖来往。

  土耳其强烈反对美国的制裁,并采纳了对等报复办法。8月3日,土耳其国民议会4个政党安排宣布联合声明,对美国的制裁表明反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称,美国对战略伙伴土耳其施行制裁是不合理的,是对土耳其的“极度不尊重”,而土耳其也不会被美国这种“要挟性的言语和愚笨的决议”吓退。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事实上,美国与土耳其当时联络与两国近年来不断集合的对立有着亲近的联络。

  自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土联络的热度就大不如前。除了在冲击极点安排“伊斯兰国”方面存有不合外,两边还在上一年堕入暂停互发签证的交际风云,以及土耳其政府关于特朗普自以为是退出伊核协议表达出的不满。

  6月初,美国与土耳其就库尔德问题达到协议,但随行将争持转移到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问题上。

  美国担任欧洲和欧亚业务的助理国务卿米切尔6月26日称,美国将阻挠土耳其购买俄罗斯防空导弹系统。米切尔着重,假如土耳其固执购买,两国联络将难以康复,美国会对土耳其施行制裁,土耳其将承当一切结果。

  美国国会经过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规则,假如土耳其违背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法案,将对土耳其施行制裁,并制止向土耳其供给F-35战斗机。

  针对美国宣布的要挟,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假如美国不供货,土耳其将诉诸世界裁定。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称,美国间断土耳其参加F-35的生产项目违背了战略伙伴联络精力,土耳其将寻求代替方案。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则责备美国的做法是一种错误行为,会导致两国联络呈现危机。

  除此之外,两国在伊核协议问题上也存在不合。美国在退出伊核协议后要求一切国家在11月4日前中止从伊朗进口石油,否则将面对美国的制裁。伊朗是土耳其石油的重要来历。土耳其已清晰拒绝了美国的要求,声称将会持续从伊朗进口石油。

  能否达到买卖不清晰

  据报导,尽管美土联络不时呈现严重,但两边都不期望完全闹翻,也不想失掉对方这个盟友。

  8月3日,蓬佩奥与恰武什奥卢在新加坡会晤,两边同意尽力处理争端,修补联络。美国驻安卡拉大使馆也在声明中着重,土耳其和美国持续是友国和盟国,两国具有一个充溢活力的经济联络。

  对此,埃尔多安回应称,与美国的对话空间仍旧存在。他说,“咱们以为,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与美国政府谈的,期望特朗普政府能完毕对土耳其的敌视,促进两国联络回到正轨”。

  据报导,由土耳其交际部副部长塞达特带领的一个代表团近来将赴美国,就两边联络中的问题进行商量。两边已就特定议题达到一致,但消息人士没有发表更多细节。

  有报导称,两边可能已就交流布伦森达到了开始方案。土耳其还期望美国开释土耳其银行家阿堤拉。他因违背美国制裁从伊朗进口石油于5月被判刑32个月。此外,土耳其还有可能提出其他要求。

  不过,剖析以为,美国不太可能会承受将F-35战机方案和向土方引渡策划2016年未遂军事政变的“主谋”居伦列入到交流方案之中。

  除了布伦森之外,美国也会要求土耳其开释一批在2016年未遂军事政变后被拘捕的具有双重国籍的美国人,以及在美国驻安卡拉大使馆作业的当地雇员。

  尽管两边都采纳了一些“降温”行为,但在包含F-35战机方案和叙利亚等许多问题上仍然存在彼此猜疑和责备。假如不能达到退让,美国很可能会进一步加大对土耳其的制裁,包含将“支撑埃尔多安的企业家”列入黑名单等。

  本报华盛顿8月9日电